当流弹击穿窗户玻璃落入房间……
驻中非共和国大使 孙海潮
2014/04/25
 

  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中国驻中非共和国大使馆。

  今年的雨季有提前到来的迹象,进入4月便开始下雨。雨后,坎坷不平的路面上处处水洼。非盟维和部队和法国军队的装甲车都变成了“泥车”,手持冲锋枪随时准备射击的维和士兵们也都成了“土人”。

  法军巡逻

  4月12日夜,雷电与风雨交加之中,使馆不远处又像往常一样响起密集的枪声。次日起来,一馆员厨房的窗户玻璃被流弹击穿,窗玻璃上留下一个弹洞和数条放射性裂纹,子弹跌落在地板上。大家已记不清这是落入使馆的第多少颗流弹,但从正面直射穿透窗户玻璃却是头一次。据观察,子弹来自与使馆比邻而居的总理府方向。流弹虽已是强弩之末,但仍有穿透力,若馆员此时恰在厨房,后果将不堪设想。身处战乱环境的外交人员,只有加倍提防,别无他法。

  馆员宿舍窗户被击中

  2012年12月初叛军联盟“塞雷卡”向政府军进攻,2013年3月24日占领首都,武装夺取政权。一年多来,每天夜里都会响起爆豆般的枪声,还不时夹杂着手雷甚或榴弹炮声。此起彼伏的枪声与我国春节期间的鞭炮声或焰火在空中的爆炸声何其相似,但效果却截然不同。鞭炮声能给人愉悦之感,枪声却使人顿增惊惧。焰火散放出的火花漫天飞舞,更添节日喜庆气氛,而流弹从头顶掠过划出的条条红线,行人丧胆,紧急躲避唯恐不及。使馆同志每晚都在12点以后就寝,又会被数度惊醒。政变后一周内,从使馆院里和便道上捡到数十颗弹头,从游泳池里一次就捡到4颗弹头。使馆草坪和树丛面积要大于院子和便道数倍,落在彼处的弹头难以发现,恐怕要远多于数十颗。

  难民营

  2013年12月5日深夜,“塞雷卡”起事一周年之际,基督教民兵组织“反巴拉卡”(反迫害奋起反抗之意)运动向政变当局发起强势军事反攻,向穆斯林族群发动大规模报复行动,反击阻止他们行动的非盟维和部队和法国驻军。受压已久的基督教族群民众群起响应,有人当街杀死仇人,点火焚烧后割肉相食泄愤。有关画面通过网络迅速传播,“中非出现食人族”的传言不胫而走。中非全国460万人口,100多万人流离失所,30万难民逃往邻国,10多万人到法国军队防守的班吉国际机场附近躲避战乱,数次占领机场跑道以示抗议,迫使机场关闭,航班取消。“非洲心脏”与外界的唯一联系通道数度中断。年底年初恰逢旱季中期,酷暑难当,难民营10多万人挤在一起,不少人只能躲在几根木棍支起的塑料布下度日,缺水少食,缺医少药。食物依靠联合国难民署发放,饮用水靠国际红十字会罐车运送,人们排队领取,困苦万状,每天都有人死亡。死亡率极高的“埃博拉”病毒在非洲多个国家流行后,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深感担忧,极力劝说难民们返家,至今仍有近万人滞留机场。

  伤亡随处可见

  使馆先后于2012年12月、2013年3月和2013年12月三次组织撤离侨民和中资机构人员。中资机构与中非机关学校的命运一样,办公室门窗被砸或卸走,室内被洗劫一空。中资机构数十辆汽车停放在使馆院里,多辆汽车的挡风玻璃被流弹击碎。

  一天,使馆同志正陪同中非机械师检修发电机(这里随时可能停电,使馆自备发电机),忽听身旁“呯”地一声,回头看时,只见身旁的汽车挡风玻璃已被流弹击穿。不由大惊失色:“好险呀!”此前,发电机房的防护铁板已被流弹击穿,弹洞犹在。

  馆员宿舍窗户玻璃被流弹击穿后两天,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夜袭与使馆一墙之隔的中非军队前总长住处,与非洲维和部队发生激烈枪战,两名武装分子被击毙。又过了两天,使馆门前不远处,倒卧着一具不明身份者的尸体。使馆周围曾先后出现过数具尸体。市民多次抬着遭枪杀的亲属尸体到总理府抗议。

  4月10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关于中非问题的2149号决议,决定把非洲派驻中非的维和部队升格为联合国维和部队,帮助中非过渡政府恢复国家权力和司法秩序,保护平民,实施人道主义救助及准备于2015年2月份举行的大选。联合国维和兵力总额为10000人,另外加派1800名警察部队,于2014年9月15日前部署到位,由联合国驻中非多层面稳定特派团(MINUSCA)统一指挥。

  法国2013年12月初开展向中非紧急增兵的“红蝴蝶”军事行动,驻军人数达到2000人,今年4月初又说服欧盟峰会通过向中非派遣800名警察的决议,主要职责是维护首都班吉的安全,于5月底部署到位。

  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首都班吉安全状况有所改善。国际维和部队在外地的行动也取得一定进展,从喀麦隆港口城市杜阿拉到班吉的千里公路通道基本畅通。国家秩序正在艰难、缓慢地恢复,但每天晚上的枪声仍不绝于耳。4月22日夜,班吉市三、五、六区相继发生枪战,22人死亡。法军和非洲维和部队前往干预,一名喀麦隆维和士兵中弹身亡。

  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中非友好国家,为中非的和平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中非民众对华友好感情并未因政局变化而削弱,反而持续上升。

  近来,我先后与中非过渡元首庞扎女士、过渡委(临时议会)主席恩根代、总理恩扎帕耶凯及有关部长举行了工作会晤,会见了宪法法院院长、全国选举委员会主席等人,参访了几所复课不久的学校,回访了两国友好合作的重要象征体育场和友谊医院。大家都强烈希望国家尽快由乱入治,和平早日到来,人民不再经受战乱和动荡之苦,不再听到令人心惊肉跳的枪声。

  只有和平稳定,唯有劳动创造,国家才能发展,人民才能幸福,社会才能进步。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